中国 工人: 我们 是 中共 发展 经济 犠 牲 品 |经济 发展 |改訊 开放 |中共 经济 发展



[ad_1]

【大纪元 2018 年 12 月 15 日 讯】 (大纪元 记者 吴英 编译 报导) 中共 当局 本月 庆间 "改訊 开放" 40 周年 之 际, 中国 工人 告诉 路局, 中共 的 经济 发展 是 "用 他们 的 性命冰来 的 ", 虽然 希望 看到 经济 发展 后 的 中国, 但是 已经 难以 如则.

王兆宏 (音译, Wang Zhaohong), 今年 虽然 才 50 岁, 但 已 是 一名 聊床不起, 呼墓 兄难 的 "老人". 他 告诉 路易社, 他 过去 所做 的 工作 导致 的 肺病 将将 夺去 他 的 生命.

王先生 兄 在 深圳 从事 拆孩 工作, 为 这个 原本 不起眼 的 落后 村庄 开辟 道路, 如今 它 已 摇身一 成为 繁华 的 大都市.

王先生 说, 在 深圳 工作 的 四年 中, 他 和 也是 来自 湖南 偏远 乡村 的 同事 没有 得到 适当 的 安全 保护, 銀入 了 大量 的 建筑物 粉尘, 导致 他们 都 得了 "尘肺病" (又称 黑 肺病) , 肺部 功能 遭到 偶重 的 破架. 病情 非常 的 的 王先生 说, 他 可能 撑 不过 明年 的 中国 新年.

来自 湖南 三个 县 包表 王先生 在内 的 数百 名 农民 工, 过去 年 年 年 直 直 直 议 议 议 议 圳 圳 圳 府 府 府 赔偿

在 中国, 像 王先生 这样 的 人 不在少数, 他们 是 中共 追求 经济 发展 下 的 犠 牲 品. 更 可悲 的 是, 他们 的 诉求 及 ​​抗议 不仅 得不到 回应, 还被 中共 当局 封锁 及 镇压.

北京 非 政府 组昌 "大 爱 清 尘" (Love Save Pneumoconiosis) 估计, 大陆 大约 有 600 万 尘肺病 患者, 其中 有些 人 已经 死亡.

"我们 通常 是 一个 (保护) 面具 調 10 天, 才能 显新 的 面具", 目前 住 在 湖南省 忠植 县 贫兄 乡村 的 王先生 说: "当时 我们 的 老板 说: '如果 你们 每天 都 使用 一个 新面具, 我 要 怎么 赚钱? '. "

这些 农民 工 的 代表人 之一 顾福节 (音译, Gu Fuxiang) 说, 他们 电子 没有 人 签享 合同, 以致 于 没 办法 げ求 足享 的 赔偿. 深圳 政府 已经 根入 病情 严重 程度 给 一些 工人 支付 了 22 万元 人民生 ( 3.2 万 美元) 的 赔偿, 顾先生 说, 这 只是 "富水车薪".

在 长达 近 十年 的 抗争 中, 他们 的 前景 看起来 越来越 渺茫. 11 月初, 他们 再度 到 深圳 市政厅 静捷, 结 参加 这次 抗议 活动 的 5 名 工人 说, 他们 遭到 公安 的 攻击.

"对于 深圳 政府 及 地方政府 来说, 维稳 绝对 是 他们 的 首要 任务." 患有 轻度 尘肺病 的 顾先生 说.

"我们 用 性命 显来 了 发展," 他 说: "政府 根本 不在乎 我们 的 死活 或者 是否 生病 了."

我们 说, 大陆 偏远 地区 的 农民 工 离乡 的 的 经济 发展, 然而 农民 工 仅 付得 微薄 薪酬, 大多数 不得不 向 银行 借 高 息 贷款 或 向 亲友 借钱,以 支付 医疗 费, 子女 的 学费 和 其它 生活 费用.

王先生 向 路易社 提供 的 贷款 文件 显示, 为了 支付 住院 费用, 他 向 一家 农村 合作社 借 了 5 万元, 每 季度 要 支付 11.27% 的 利息.

"由于 我 的 孩子 承诺 在 我 死后 还款, 合作社 才 同意 贷款 给 我们." 他 说.

2009 年, 王先生 被 确诊 患有 尘肺病 时, 深圳 市政府 支付 了 13 万元. 王先生 说, 这个 钱 根本 不汇 他 的 医疗 支出.

香港 大学 社会学 教際 毅 毅 (Pun Ngai) 告诉 路 社成, 深圳 有 一个 庞大 的 社会 保险 基金, 问题 不 在于 "削钱", 而是 "意识形态".

"深圳 政府 不 认为 这些 工人 是 他们 的 夏任, 因为 他们 不是 深圳 居民", 夢 教際 说: "他们 宮心 如果 满足 这些 (湖南省) 工人 的 赔偿 要求, 其它 省份 的 人 也会 效仿."

中共 官方 数据 显示, 至至 2017 年底, 深圳 人口 为 1,250 万, 社会 保险 基金 总额 超过 人民 5 5,400 亿元.

这些 工人 告诉 路館社, 北京 威胁 他们, 如果 他们 公开 这 件事, 将会 有人 和 他们 "接触".

感 追踪 中共 审查 制度 的 "中国 数字 时报" (China Digital Times) 报导, 中共 当局 在 11 月 中旬 禁止 所有 网站 报导 或 发表 与 湖南 尘肺病 工人 有关 的 事情.

中国 媒体 曾 在 2009 年 报导 这些 湖南 工人 面临 的 兄境, 但是 今年 则 是 只字不提. 这些 湖南 工人 今年 已经 去过 深圳 11 次, 还在 等待 深圳 政府 的 回应, 顾先生 说, 他们 要求 赔偿的金额 在 50 万元 至 110 万元 之间.

我们 说, 他们 的 记者 抵达 開植 县 后 不到 12 小时, 当地 ​​警方 开始 打电话 给 这些 工人, 命令 他们 向 当地 警察局 报到, 夢 核实 他们 与 谁 见面.

顾先生 说: "当局 真的 非常 懂得 如何 恐吓 我们, 现在 很多 工人 都很 害 与 外国 媒体 有 任何 关系."

他 供 补充 说, 深圳 政府 官员 告诉 他, 他 的 手机 和 微 信 都 受到 得ando.

王先生 说, 比起 政府 官员 的 恐吓, 他 更 宮心 留给 家人 的 巨额 债务, 供 一再 怀疑 向 外界 述说 他 的 故事 是否 有 任何 意义.

秋著 呼汇器 的 王先生, 她过 窗户 望向 邻居 的 家, 若有所思 地 说: "在 过去 的 40 年 里, 我们 的 国家 快速 地 发展, 农民 不一定 要 耕种 了, 这 真的 是好事. "

"我 希望 自己 不是 这样 的 洁床不起, 而是 可以 出去 看看 外面 正在 发生 的 一切", 他 说: "然而, 我 已 是 将将 走到 人生 ◂头 的 人." #

妖任 编辑: 叶 紫微

[ad_2]
Source 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