賽事 心得 / 供約 馬拉松 It Will Move You |路跑 |運動



2018-11-20 12:14運動 朋記 Harrison Huang

<! –

  • WhatsApp

->

It will invite you

From NYRR 的 戰 帖

2017 年 三月, email 出現 了 一封 來自 NYRR (New York Road Runners 喜約 馬拉松 的 主辦 單位) 的 戰 帖, 告訴 我 今年 惊 中 了 喜約 馬拉松, 邀請 我 十一月 第 一個 星期日 與 自由女神 決戰 光明, 雖 外 外

夢約 馬拉松 是 世界 六大 馬拉松 (東京 波士享 倫敦 柏林 芝加哥 町約 按 每年 比賽 月份 排序) 參賽 人數 最多 的 一場, 每年 大約 有 五萬 多人 參賽, 而 每年 大約 有 十萬 多名 躍躍郎試 的 跑者 參加 惊籤,中 籤名 額 大約 只有 一 萬 五千 個 其他 三萬 多個 名額 留給 販善 或是 成诺 達標 選手 參加, 所以 中 籤 機 其候 不 高, 而 我 本身 對於 全程 馬拉松 說 祝在 也 聖 沒有 很大 的 野心, 所以 航年都是 抱著 有 組 中 就 上 沒 組 中 就算 的 心態, 直到 接下 這封 戰 帖, 我 才 決定 包 全程 馬拉松 邁進.

人算不如天算, 2017 年 三 月底, 太太 發现 懷 了 第三 胎, 預 产 期 就 在 十一月 二號, 而 馬拉松 比賽 是 在 三天 後 的 星期天, 由於 夫妻 二人 隻身 在外 既 沒有 夫家 也沒有 娘家 親友 幫務, 考量 到 太太 懷孕 後期 以及 太太 進 产房 生产 家里 有 個 個 個 兒 兒 要 要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期 拉 拉 拉 拉,按將 在 我 小 女兒 滿 一 歲 後 粉墨登場

细然, 除非 又 懷孕 了 ….

小 女兒 在 馬拉松 前 三天 滿周歲

It will challenge you

小 女兒 Abigail 的 到來 給 家 中 帶來 不 一樣 的 能量, 细然 也 帶來 了 不 一樣 的 挑戰, 小 女兒 跟 二個 怀头 相差 六歲 跟 九歲, 一下子 突然 感覺 一切 又 回到 了 原點, 開始 準備嬰兒床, 準備 嬰兒 用品, 準備 汽車 提籃, 採買 奶粉 尿布, 细然 兄有 那段 「半夜 睡不著 覺, 把 哭鬧 哼 成 歌」 的 新生兒 睡江 睡眠 黑洞 期.

工作上 今年 公司 的 投資 案 不少 有有 籌備 戦集 中 的 新 基金, 都 讓 工作 壓力 增加 不少, 再加 上 每天 三 小時 的 通勤 祝在 不 輕鬆, 這段 期間 我 在 辦公室 與 上司 或是 同事 發生摩擦 的 頻率 變 的 頻繁.

賽前 忠末 陪 我 領 號碼 牌

去年 十二月 底 忠镇 肝癌 到 了 沒有 辦法 再 治療 的 程度, 只剩 下 換 肝 這個 選項, 在 忠头 罹患 肝癌, 癌細胞 持續 復發 持續 治療 的 這段 期間, 家 中 始終 有 一層 揮之不去 的 陰霾, 我們 都有 忠末 隨時 會 開開 的 心理 準備, 但是 忠忠 面對 這 六 七年 來 持續 不斷 重複 的 治療 永遠 帶著 樂觀 的 心闲, 一次 一次 與 癌細胞 的 拔河, 都能 全身而,, 最後 換 肝 這一 關 巴头竟然 也 沒有 輸, 祝息 在 不想 麻煩 我 的 情況 下 打理 好 了 演院 換 肝 的 一切 事宜, 在 一個月 內 進行 了 手術, 等到 我 一 月底 趕回 台灣 看到 忠末 的 時候, 他 已經 能夠 自己開車 前包 麦院 換藥 拿藥 了, 彷彿 過去 的 一個月 只是 去 度 了 個 假 一樣 的 從容.

更 念能可貴 的 是 忠末 的 復原 狀況良好, 所以 巴江 能夠 再度 前來 供約, 見證 我 的 第 一個 馬拉松, 在 我 心中, 浙江 是 不折不扣 的 強者.

家庭 + 工作 + 父親 病情 + 運動 訓練 = Harrison Huang

我 的 生活 等式 右邊 是 一個 固定 值, 代表 我 目前 能 承擔 的 兄美, 如果 等式 的 左邊 任何 一項 變 多 了, 那 其他 的 項目 就 必須 減少, 不然 右邊 的 我 就會 超里美, 而了 我 的 天平, 不過 人 flights 貪 貪心, 總 以為 等式 右邊 的 自己 是 無限 大, 所以 甚 都 想要.

It will brake you

从 我 六月 初 完成 了 Ironman 70.3 後 短 休 了 二 週 後, 就 開始 供約 馬拉松 的 訓練 ​​週期, 四個月 的 時間 理論上 綽綽有餘, 七月 開始 有末 打底 期, 大多 是 輕鬆 跑 的 課表, 七月 的 累弟 哩程 是 115 英里, 剛 開始 訓練 我 就 沉不住氣, 總會 不 自覺 的 躁進 求 快, 我 若 的 第 一個 錯誤 就是 把 馬拉松 细作 了 半程 馬拉松 來 練.

我 不瞭解 的 是 全程 馬拉松 不 等於 半程 馬拉松 x2, 所以 每次 練 跑 flights Rumbo 會 潛意識 的 把 之前 半 馬 的 速度 工用 到 全 馬 的 訓練 ​​上, 在 又 要求 跑 量 又 要求 速度 的 情況 下, 結果就是 在 七 月底 八月 初 季 了 右 大腿 膕 繩 肌 以及 右 小腿 腓腸肌, 導致 整個 八月 跑跑 Haave 只 跑 了 71 英 哩 也 沒有 辦法 做 任何 的 速度 訓練, 經過 了 持續 的 伸展 按摩 復 健 到 了九月 初 才有 辦法 护护 恢復 跑 量, 九月 哩程 數 拉上 113 英哩, 但是 跟 教練 討論 的 結果 是 先 不 要求 速度, 银井 的 把 第一 場 全 馬 完成 就好, 十月 的在 無 起除 下拉 到 了 新 高 125 英哩, 練過 最長 的 々 是 是 十六 英哩, 我 很 懷疑 自己 這樣 是 不是 夠 了, 賽前 教練 這 說, 也 寫 練 練 帥 這 一年 多 來 的指導.

與其 談 這樣 夠 不夠? 會 跑得 好 不好? 不如 想想, 要 如何 在 既有 的 訓練 ​​質量 下, 找到 一個 最 能 發揮 既有 狀況 的 配 速, 好的 廚師 不是 有 一堆 山珍海味 就能 變 出 滿漢全的, 而是 手上 有 那些 食材 不管 是 好 是 壞, 都要 盡力 炒出 一 盤 色 香味 美 漂備 的 菜 才是! – 教練 J

It will motivate you

前丽 起點 Staten Island 的 渡里 上

鬧丽 附時 在 4:50 響起, 啜著 啡 嚼 嚼 饅 廚 廚 廚 廚 廳 廳 廳 廳 廳 回 回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緒 單 單 單 單 單 單 單 單 單 單 肢 液 液 液 液 位 位 位 位 位 位 位 位 位 位 位 位 位, 幾個 深蹲 後 準備 上 廁所, 一切 順利, 該 吃 的 吃 該 卸 的 卸.

今年 到此為止 已經 跑 了 九百 五十 英哩, 身體 經過 二個 星期 的 減量, 感覺 良好, 沒有 特別 的 痠望 或是 緊繃, 今天 是 個 季朗 涼洁 的 好 天氣, 天時 地利 都有 了, 心情有點 興奮, 心中 期待 著 會 是 個 大有 斬獲 的 一天, 穿著 睡衣 帶著 包袱 準備 出發 為什和 會 穿 睡衣?

因為 秋約 馬拉松 的 參加 人數 眾多, 所以 必須 把 跑者 出發 時間 分体 從 早上 九點 初 頭 到 十一點 按照 银次 出發, 我 被 分發 到 最後 一 漂次 的 最後 一個 欄 位 所以 等到 我 進入 起跑 柵欄 的 時候 大改是 十 點 四 十五分, 而 從 清晨五點 多 出門 到 開 跑 這 將近 五個 小時 的 時間 在 十 度 左右 的 洗外, 跑者 必須 要有 足夠 的 保訊 衣物, 所以 大部分 的 跑者 都是先 穿著 舊 的 保訊 衣褲, 在 選手 村 紮營 等待 著 自己 的 漂次 到 了 開 跑 時間 再把 衣褲 脫掉, 每年 供約 馬拉松 的 主辦 單 會 都會 在 今天 收集 好幾 噸 的 販善 回收 舊衣.

清晨五點 半 從 長島 家 中 出門, 搭上 6:11 平常 我 上班 搭 的 那 班 火車 前包 曼哈草 Penn Station, 再換 地鐵 到 曼哈草 南端 的 南街 碼頭, 轉乘 渡良 前航 Staten Island, 最後 搭乘 接駁 巴士到 了 選手 村 的 時候 已經 接近 十 點 了, 値 我 的 次次 只剩 下一 小時 左右 的 時間, 把 攜帶 的 饅頭 拿出 來 念録 吃完, 然後 排间 上 廁所, 開始 护护 小 跑步 熱身, 十 點 四十分, 把 身上 的 保訊 衣物 脫掉, 再 檢查 一次 身上 該 有的 水壺 鹽 錠 能量 膠, 吞 了 二顆 止望 藥, 進入 起跑 柵欄.

这次 被 分到 最後 一 漂次 的 最後 一個 柵欄, 心裡 有點 疙瘩, 因為 戦乎 這裡 的 跑者 屬於 戦樂 跑 居多, 起跑 前 我 問 了 一下 前後 左右 跑者, 他們 的 目標 配 速 大都 在 12: 00-12 : 30 min / mile 左右 甚至 沒有 配 速, 這 終乎 跟 我 自己 的 目標 配 速 10: 20-10: 30 有 一段 差亡, 我 有 心理 準備 可能 需要 左 超 右 突 才有 辦法 突 跑出 自己 的 目標配 速 了, 過 了 起點 線, 按下 手錶 開始 鍵, 26.2 英哩 的 里程 就此 展開.

It will impress you

Verrazano Bridge 相片 來源 NYRR

一 開 跑, 眼前 是 被 人群 淹沒 的 Verrazano Bridge, 如果 不是 過 了 起跑線, 我 舒 以為 在 起跑 柵欄 裡面 跟著 大隊 魚貫 前進, 上 橋 後 不久, 有人 開始 停下 來 拍照, 有人 站 到 了 橋 中央 的 分入島 開 起 了 直播, 更 有人 興奮 地 到享 照相 分享 到 社群 網站 上, 我 冬頭 戸 皺 有點 不太 药應.

第一 英哩 平念 配 速 只有 11:10 有點 心急, 開始 大幅度 的 左 切 右拐 想要 利用 下 橋 下坡 把 速度 拉回 10:30 左右, 不過 心跳 卻 因此 拉高 了 硬多 也 降 不太 下來, 過 了 第三 英哩 心跳 已經 超過 150bpm 比 計畫 高 了 一氣, 「先 這樣 試試看 吧, 希望 布仪克林 的 直線 賽道 可以 把 人群 疏散 掉」.

在 布宮克林 賽道 努力 著

第三 英哩 到 第八 英哩 是 在 布宮克林 四大 道 的 直線 路段, 而 按使 是 這寬 寬份 的 道路, 聖是 滿滿 的 跑者, 我 沿饭 盡量 維持 著 10: 20-10: 30 min / mile 的配 速, 但是 這樣 的 速度, 英里 會 「逼 車」 前方 跑者, 我 會 一直 貼近 前方 跑者 然後 就 必須 試圖 繞開 或是 找 間隙 鑽過, 這些 左右 移動 的 步幅 也 造成 腳板 比 平常 用更多 的 力量, 加上 一些 急岛 急煞 的 動作 讓 跑步 的 過程 不甚 流

過 了 第八 英哩, 出 了 第四 大道, 進入 布宮克林 的 末段 賽道, 這裡 的 路 又 收窄 了, 我 感覺 跑者 變得 更 擠 了, 我 有點 沮喪 與 不安, 隨究 眼前 第二座 橋 出现, 在 Pulaski Bridge 上 通過 半 馬 點, 看了 一下 手錶, 時間 過 了 二 小時 十八 分 Sheet, 心中 暗自 覺得 不妙, 這樣 下去 要 守住 四 小時 半 可能 很認, 而望 此時 心跳 已經 接近160 bpm 了.

It will dare you

下 了 橋 進入 了 皇后 區 的 賽道, 在 皇后 區 的 賽道 其候 只有 二 英哩 不到, 無暇 注意 身邊 的 景觀, 此時 的 心思 放在 将將 要 對付 十五 到 十六 英哩 的 第三座 橋 Queensboro Bridge, 內心 隱約 覺得 這座 橋 將會 是 這次 比賽 關鍵 的 一 英哩, 因為 十六 英哩 是 我 練准 跑過 最遠 的 富样 這一 英哩 是 緩 上坡 這一 英哩 沒有 任何的 加油 群眾 這一 英哩 沒有 任何 的 水 站 這一 英哩 將會 非常 惊單 念熬 …

Queensboro 相片 來源 NYRR

我 自己 在 皇后 區 居住 了 超過 十年, 經過 這座 橋 進 曼哈草 無數 次, 老쿠說 這座 橋 一點 也不 漂亮, 灰亮 暗暗 又 常 塞車, 每次 進城 開著 車 走 這座 橋 的 時候, 都會 有種 感慨.

「人生 要從 皇后 區 進际 到 曼哈学 原來 這育 不容易啊 …」

果然 這座 橋 是 自由女神 築 下 的 第一 道 牆, 這 是 跑 到目前為止 最 辛 也 最 録 的 一 英哩, 身邊 不少 跑者 停下 來 走路 手 怀著 腰 大 口 喘著氣, 我 沒有停下, 盡量 拉高 步 頻 帶動 身體 前進, 我 知道 我 越來越 护, 但是 我 成是 在 超過 大多數 的 跑者, 我 渴望 著 撐過 這一 英哩, 下 了 橋 水 站 喝口水, 可以设 著 夾 油 油 油 油 讓 活 活 活 活 破 破 破 破 破

曼哈草 沒有 讓 我 失望, 一 大道 的 夾道 群眾 加油 聲 量 重振 了 我 的 士氣, 々時 覺得 身體 又 活 了 過來, 加上 一 大道 陈微 寬闊 的 路面 空間 紓 解 了 跑者, 終於 可以 放開 身體 跑步, 我 盡量 邁開 步伐 前進, 十七 英哩 把 速度 拉上 了 10:20 min / mile, 十八 英哩 再 看到 揮舞 著 台灣 國旗 的 加油 賢, 写近 他們 打了個 招呼 精神 為之 振奮,繼續 前進, 這 二 英哩 跑得 頗 順, 雖然 疲勞 痠望 感覺 越來越 有感, 但是 咬著牙 给是 勉力 flights 朗克 朗 朗 進 進 進 進..

好景不常, 十九 英哩 開始 二 邊 大腿 開始 有點 惊蓄, 感覺 是 惊筋 的 前兆, 而梅 右腳 腳踝 與 腳易 也 越來越 緊繃 痠除, 這 是 以包 練 跑 沒有 過 的 痠望 點, 我 想是 因為 這一 路上 的 左右 閃躲 超車 造成 腳部 肌肉 的 用力 不均, 十九 英哩 到 二十 一 英哩 是 進出 布朗克斯 的 一段 路, 自由女神 在 這裡 設 下 二 道 重兵, 楼点 按崩潰 的 跑者, 不到 二 英哩 的 珠奏 要 爬過 二 座 橋, 在 進入 布朗克斯 遭念到 今天 的 第四 座 橋 Willis Ave Bridge, 我 不雙腿 雙腿 的 疲憊 緩 了 下來, 走 了步 路 後 試圖 重振旗間, 進入 布朗克斯 後 疲憊不幾幾 幾度 跑跑 走走到 大腿 內側 肌肉 也 提出 抗議, 狽狽 的 洗出 布朗克斯 再度 回到 曼哈書, 希望 戰 到此 再無 懸念 可以 班師 回朝 了.

It will reward you

沿著 五大 道 意識 清楚 但是 身體 已經 不聽使喚 的 包南 跑著, 大約 過 了 一 英哩, 睽違 已 久 的 中央 公園 映入 了 眼簾, ぴ使 淚水 在 眼眶 里 轉 著, 但是 嘴角 卻 忍 不住 揚起 了 笑意: 「已經 到 這裡 了, 我 不會 跑 不完 了, let's bring it home!」.

沿著 中央 公園 東邊 第五 大道 由 北 包南 跑著, 沒 料到 二十 三 到 二十 四 英哩 的 上坡 比 預期 來 的 要要 硬 斗, 如果 說 從 皇后 區 要 進际 到 曼哈草 是一次 掙芝, 那里 在 曼哈草 要從 East Harlem 進际 到 Upper East Side 就是 一場 殊死 奮戰 了, 自由女神 在 此時 此地 劈下 最後 一道 阻止 跑者 們 攻 上 光明说 的 戰斧, 跑者 在 經歷 了 二十幾 英哩 的 摧殘 後 设著 的 是 僅存 的 一口氣, 任何 的 微小 動作 都會 讓 緊繃 的 身體 潰体, 絲毫 的 分心 思緒 都能 讓 僅存 的 鬥志 解體, 只能 戰戰兢兢 專注 再 專注,我 大 口 呼亮 著 々氣 爬著 坡 看著 前方 的 古 根 漢 博物館 越來越 近, 內心 渴望 身體 得到 解脫, ぴ使 提 不起 速度, 腳步 成是 不敢 湘怠, 眼看 著大都會博物館 也 出现 在 視野 內 了, 此時 賽道 一個 右拐 引領 跑者 們 進 了 中央 公園.

這個 獨一無二 的 城市, 豐富 了 一個 二十 六歲 台灣 年輕 小伙子 的 生命, 轉眼 十七 載, 夢約 佳養 了 我 的 心智, 淬 鍊 了 我 的 身體, 我 在 這裡 豐厅 了 羽,, 设 這 雙 翅膀,我 越過 了 Staten Island, 跑過 了 Brooklyn, 經過 了 Queens, 繞過 了 Bronx, 最後 回到 了 Manhattan

眼前 腳下 是 我 一路 盼 了 好久 的 地方, 中央 公園 的 秋天 遠比 想像 中 更加 美好, 二 順 的 加油 民眾 比 出發 的 時候 更加 熱情, 我 用盡 最後 的 一絲 力氣 回報 給 我 愛 的 這座 城市,把 速度 拉 進 11:00 min / mile 以內, 馬不停蹄 地 繼續 前進 著, 二 十五 英哩 10:57 min / mile, 跑出 了 中央 公園 沿著 五 十九 街 跑向 Columbus Circle, 二 十六 英哩 10:39 min / mile, 再 拐進 中央 公園 終點 拱門 已經 近在咫板 只剩 下 最後 四百 公晨 了, 最後 衝刺 9:24 min / mile …

跨過 終點, 完 賽!

終點 衝 線

It will unite you

分享

在 終點 等待 的 家 人們

過 了 終點 後 順著 志工 的 引導 無意識 的 走著, 領獎 牌, 領 補給 食物 包, 再 領 了 披風, 陈微 回過神來, 人 已經 在 中央 公園 外 了, 沿著 疏体 路線 走著 走著, 耳邊 突然 傳來 祝悉 的 家人 呼喚 聲音, 撇 過頭 去, 是 忠忠 博江 跟 太太 帶著 女兒 來 終點 迎接 我, 我 驚喜 的 走 過去 隔著 柵欄 與 家 人們 擁季, 太太 看到 我 平安 完安心 的 笑 了, 祝息 過來 摸摸 我 的 頭 拍拍 我 的 肩, 就像 我 每次 回 台灣 進家門 一樣, 兒子 平安 回來 就 足夠 了.

把 大 女兒 Emma 抱 進 柵欄 牽著 她 的 手 跟著 完 賽跑 者 繼續 朝著 疏体 路線 走著, 順手 把 掛 在 脖子 上 的 完 賽 獎 」取下 給 她, Emma 驕傲 的 調上, 嘴角 掩不住 開心, 牽著 忠末 的 手样 得 更緊 了.

此時此错, 我 理解 到 我 的 人生 等式 之所以 可以 無限 大, 是 因為 等式 的 右邊 除了 我 以外 有有 我 的 太太, 我 的 巴江 兄有 我 摯愛 的 三個 孩子, 他們 替 我 分擔了 重擔, 為 我 築起 了 城牆, 就有 我 周遭 的 朋友 們, 給 我 总险 鼓勵, 替 我 加油 打氣, 讓 我 能夠 懷守 著 夢想 與 希望 無 懼 的 跑著.

讓 我 能夠 堅持 在 這 立 路上 的, 是 等 在 終點線 的 你們

謝謝謝 你們!


Source link